首頁 > 商業 > 正文

豌豆思維張潔:少兒數學思維正在成為素質教育的入口

2019年06月18日  19:09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王峰  

抓住了3-8歲,就抓住了一個教育產品很好的年齡入口。

今年高考過后,數學考題刷了屏。

“斷臂維納斯”“登陸月球”“一朵云”等“網紅”考題,讓考生和全社會領略了數學這個抽象學科的“場景之美”。事實上,應用數學知識解決實際問題的能力,正是數學思維的體現。

現今的教育正在從傳授知識向傳授思維能力轉型,在教育培訓行業,學科素質化正已經站上“風口”,比如K12領域的語數外課外培訓都衍生出了新品類,語文發展出“大語文”,英語發展出“口語一對一”,最新的賽道是少兒數學思維。

數學思維面向3歲起的低幼齡學員,訓練的核心是邏輯思維能力。2017年至今,市場上已經出現多家機構,并完成了數十億級的融資。

創立于2016年的豌豆思維是較早進入這個賽道的一家在線機構,日前披露月營收已達到2800萬元。

近日,豌豆思維創始人張潔接受了21世紀經濟報道的專訪,這也是豌豆思維團隊首次對外接受采訪,張潔回答了數學思維的培養對傳統的K12教育會帶來什么改變,以及這個全新但已火熱的教育賽道如何跑通商業模式?

一個注重知識一個注重能力

《21世紀》:不管是校內教育還是校外培訓,數學思維正在受到普遍重視。豌豆思維在國內最早一批進入少兒數學思維這個賽道,是看中了這個賽道什么?

張潔:是的,你會發現今年的高考數學有很大的變化,更加側重題目的應用,讓考生去用數學知識解決一個實際的問題。這就是數學思維的體現。我認為非常好的一點是,通過高考這根指揮棒,讓學生的學習目的從掌握解題的套路,轉變到掌握數學思維,能夠靈活運用知識。

我自己非常喜歡數學,從初中開始就自學數學,到高一時已自學了高二、高三的數學,而且從小就從數學中獲得了學習成就感,這個事情讓我受益終身。但機緣不巧的是,我高考報的是應用數學專業,卻被調到土木工程專業去了。所以現在做豌豆思維也是回歸自己的興趣和夢想,希望做一個讓小朋友終身受益的事情。

《21世紀》:少兒數學思維是一個新的教育產品,它和傳統的K12的數學課外培訓有什么區別?

張潔:數學培訓和數學思維培訓,一個注重知識的獲取,一個注重能力的獲取,這是核心差別。培訓數學思維還是要依賴數學知識作為載體,因為思維是憑空的,如果沒有架子,是一個很虛的東西。但兩者的區別在于,到底是把數學作為載體還是本身。

數學培訓是把數學作為本身,就是要教會學生這些知識點、考試方法,而數學思維培訓是把數學作為載體,重點是如何理解、運用知識。

《21世紀》:那么這樣的產品屬性給數學思維產品的教學帶來了哪些要求?

張潔:我認為學習要解決三個問題:學習動力、學習方法、學習習慣。

這里面最難的是學習動力問題。解決學習動力問題,一定要從興趣入手,如果學生沒有興趣,他不可能有動力。這就要求加強學生和內容之間的互動,而不是靠傳統的老師單向的傳播來獲得學習反饋。

我以前從事游戲產業,游戲中存在一套機制,可以應用到教育中,增加教育的參與感。

這套機制的核心要素包括三點:第一,要構建一個世界觀;第二,在游戲過程中要實現及時反饋;第三,搭建一個好的成就激勵體系。

(游戲化正成為少兒數學思維產品的共性  豌豆思維供圖)

《21世紀》:你能否以豌豆思維的產品為例,介紹一些少兒數學思維的課程是如何設計的?

張潔: 我們制作一節課很復雜。首先是由教研團隊制定課程大綱,具體到每一節課,教研團隊會輸出一個明確的目標,需要小朋友在這節課上掌握哪些東西,然后基于這個目標再去拆解內容,并設計教學環節,形成一篇教案。

這之后需要設計游戲化教學的過程,第二道工序是由兒童劇本創編師來寫一個故事,這個故事要能構建一個世界觀,同時協調所有的教學環節。

接下來,游戲策劃師會把教學邏輯轉變成一個可操作化的游戲。在游戲化體驗中,學員通過Pad與內容交互,因此這個工序要求學員學習時要有沉浸感和及時反饋。

然后,由美術設計團隊把這個故事制作成一個動畫。最后由技術團隊,將產品最終合成為一個課件。

3-8歲是未來教育產品的入口

《21世紀》:少兒數學思維產品為何都是從低年齡段市場切入的?

張潔:少兒數學思維產品的用戶年齡段普遍設定為3到12歲,我們一開始希望能夠覆蓋3到8歲,這是因為高齡段的學生,他們的學習時間主要被應試占據了,學習壓力、考試成績是他們選擇產品的首要目標。

比如說上學而思一般認為可以從三年級開始,所以在設定核心用戶群時,數學思維產品的人群就跟數學課外培訓不一樣,然后再根據人群設計課程產品。

另外的原因是出于商業競爭,小學三年級以上的市場已經有大量的K12課外培訓機構,包括線上和線下機構,可以說是一片紅海。

而3到8歲對于教育產品具有很大的商業價值,就是說一個教育機構如果通過好的產品聚集了這部分用戶,未來隨著這批用戶的成長可以去做很多事情。

也就是說,在縱向上可以將產品繼續做深,開發面向三年級以上的產品,橫向上可以擴展產品品類,比如接入編程、STEAM產品。原因就是你抓住了一個很好的年齡入口。

即使目前只針對3至8歲的學員,用戶的生命周期也能有6年時間,即使每個用戶平均只在一個機構學習3年,也能給機構帶來很好的商業回報。

《21世紀》:素質教育產品目前正在進入一個爆發期,比如市場上很多少兒編程產品,同樣強調培養邏輯思維能力,你認為編程與數學思維產品之間有什么異同?

張潔:我覺得數學思維和編程產品是可以打通的。學編程之前,必須要有數學知識,這是一個前置關系,數學不好是不可能學好編程的。

比如說學編程時,你要編寫一個炮彈發射,炮彈發射出去,它應該要符合拋物線規則,那么首先就得知道拋物線的公式。

編程更加注重創造力的培養,因為它更開放。數學有的東西還是封閉性的。但總體上,數學思維和編程培養的能力是一樣的,都是邏輯思維能力,只是手段不一樣,因此用戶群是可以復用的。

一家創業公司的快與穩

《21世紀》:豌豆思維起初是一家線下機構,為何在發展過程中改變了模式,轉為一家線上機構?

張潔:我們在2017年3月左右開發了自己的產品,起初我們不想做一個太重的公司,因此設計的商業模式是向其他教育機構提供產品,再由其他機構添加教學服務。

但當時國內還幾乎沒有少兒數學思維產品,所以未經市場驗證的情況下,僅有產品還不足以跑通一個商業模式,還要懂得如何做市場推廣、銷售轉化,如何交付、服務,從而形成閉環。

所以2017年9月,我們在廣州開了第一家直營店,希望自己首先跑通所有的運營環節,打造一個樣板。這個店比較成功,從營業開始現金流就是正向的,目前已經有了正向利潤。

到了2018年1月,豌豆思維完成了Pre-A輪融資,想用這筆錢復制開店。但采取線下模式的問題在于,規模化的瓶頸明顯,因為影響線下機構客流量的重要因素是開店的地段,一個好的商圈要么價格非常貴,要么一時拿不到。

此外,我們此時重新評估了團隊的能力,我和其他兩個合伙人都是互聯網出身,互聯網技術產品、運營是我們的強項。所以,2018年4月,豌豆思維決定轉變為線上機構。

《21世紀》:少兒數學思維產品作為一個素質類教育產品,面臨的一個尷尬是如何設計產品。如果難度太大,會面臨超綱教學的政策監管,如果難度太小,恐怕又不符合家長的心理預期,畢竟市面上的學前班等都在提供數學類輔導。

張潔:現在很多幼兒園大班都在開設數學思維課,關鍵是不要讓小朋友去超前學習。什么叫超前學習?就是讓小朋友去學一些他沒有理解的東西。

我們的學習內容、方法都是圍繞小朋友自身的認知規律去做的,而且是游戲化教學,所以它并不是一個枯燥的填鴨過程。這還是在素質教育的政策范圍內。

學科素質化已經是教育機構的新趨勢,比如數學衍生出了數學思維,語文衍生出了大語文,其實都是希望改變原來只以成績為目的的教學方式,更側重于能力的發展。

至于家長中有沒有抱著“搶跑”的目的來讓孩子學習的?這個我想肯定有,因為中國的家長對數學學科比較重視。但是現在的80后、90后家長,已經不會逼著小朋友去學他們不愿意學的東西了。

另外,數學思維與學前班又是有不同的。我國幼兒園教育一般有五大領域的目標:健康目標、語言目標、社會目標、科學目標、藝術目標。

比如科學目標中就包括,理解生活中的簡單數學關系,能用簡單的分類、比較、推理等探索事物。

問題在于這五大領域的能力培養,與小學的學科是脫離的,這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家長“搶跑”的焦慮,也給了其他教育產品去滿足需求的機會。

《21世紀》:豌豆思維剛剛公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7月的營收還只有30萬,到了2019年5月,已經快速增長到2800萬,你如何看待這樣快速的規模化?

張潔:線上教育面臨資本的競爭,也就是對于創業者來說,需要解決先做增長還是先做口碑的問題。增長太快是容易出問題的,比如老師的培養、教學服務的提升會不會跟得上?但不快速增長也容易出問題,就是如果融不到資,沒有拿到足夠的資源,可能都活不下去。

豌豆思維從二十幾萬的月收入,在不到10個月的時間內增長到近三千萬,確實有點快了。但我們的銷售是在很客觀地描述我們的產品,而且豌豆思維已經成長到了一個相對安全的階段,我們已經可以比較從容地加大對后端的投入。

此外,少兒數學思維機構的獲客成本、教師等人力成本,是遠遠低于一些在線教育的風口行業的。我希望豌豆思維成為一個綜合性的在線素質教育公司,區別于K12公司,這是有想象空間的,也是符合趨勢的。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炒股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