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宏觀 > 正文

社論|非重點疫情地區應盡快恢復正常的社會經濟秩序

2020年02月15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非重點疫情地區盡快在整體上恢復正常的社會與經濟秩序,是對企業最大的救助,是實現今年經濟社會發展目標和任務的前提。

隨著全國防疫工作的持續,一些輿論對經濟發展的憂慮開始上升。因為除了湖北重點疫情地區外,其他一些地區的做法并不理性,人口流動性依然受限,企業復工率不高。這些情況需要改變,以確保今年經濟社會發展目標任務的完成。

我們不能以持續的經濟停擺為代價,而是要在實事求是的基礎上,突出重點、統籌兼顧,分類指導、分區施策,進行科學防疫。避免經濟出現風險的關鍵是非重點疫情地區盡快恢復正常的社會經濟秩序,恢復生產和消費活力,讓企業復工復產。

現在一些地方出臺了各種救助企業的措施,但最根本的應該是盡快允許企業復工,解除各種限制措施,再加上這些救助政策積極發揮作用,企業才能渡過難關。對企業最大的幫助,就是為企業創造復工的條件。保企業就是保經濟基礎,就是保發展命脈。

當前為一些企業解困,就是盡快解決無法復工的問題,恢復正常的市場秩序。各地應該避免長時間的停工損害經濟,最后不得已采取整體的刺激性政策。簡單地采取刺激性的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并不能從根本上為企業解困,任何想單純通過繼續擴大地方政府融資以及刺激地產業的想法,效果不會太理想。

當前,一些地方優先批準規模以上企業開工,因為它們與當地稅收、GDP關系緊密。另一方面,將中小微企業復工時間大幅后延,一些地方的復工要求過于苛刻,讓本來就脆弱的中小微企業雪上加霜。但這些企業為本地提供了大量就業,是市場活力最基本的體現。而且,一些救助性的金融政策則讓規模企業優先獲得,因為它們風險低、貢獻大,同時也寄望于它們增加投資。這不利于中小微企業的生存與發展。在這個問題上,地方政府應該平衡施策,兼顧規上企業與中小微企業的協同發展。

我們必須清楚,如果全國各地繼續限制企業復工,也可能會帶來商品漲價潮。首先,防疫期間的消費消耗了大量存貨,而企業復工緩慢可能導致供給出現短暫的不足,從而引起漲價;其次,規模型企業復工早,它們主要處于下游,作為零部件供應商主要是中小企業,這就會導致下游用完庫存后,上游中小企業廠商因為復工難出現產能緊張與供給不足問題,導致價格上漲。復工企業的結構性、時間不同步性會干擾價格體系,導致市場預期不穩,增加經濟發展的復雜性與風險。

我們必須清楚,復工慢對價格體系的干擾可能是短暫的,對中國企業在全球供應鏈體系的影響則可能是長期的、根本性的。中國在汽車、電子、醫藥、紡織等行業的全球產業鏈中占主要位置,很多境外企業依賴中國零部件,因此,能復工的企業需要盡快復工維護好這些需求。柬埔寨等東南亞國家紡織業的競爭性不可小視;美國也在評估醫藥等諸多行業過度依賴中國進口帶來的風險。我們需盡快恢復經濟秩序,打消世界各國政府和企業評估“供應過于集中的風險”的念頭。

我們必須清楚,如不堅持科學防疫和理性復工,不僅僅是自春節以來的社會消費大幅減少,由于一些企業虧損、失業挑戰以及部分群體收入降低,將會深刻影響后期社會消費能力以及企業的投資計劃,從而影響就業,引起連鎖反應,不利于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這種廣泛的影響是無法通過刺激性政策完全消除的,因為刺激性政策產生的資金只會流向特定的少數行業與企業。

因此,非重點疫情地區盡快在整體上恢復正常的社會與經濟秩序,是對企業最大的救助,是實現今年經濟社會發展目標和任務的前提。這不僅關系到當前企業的命運與就業民生,還關系到中國經濟長遠的發展。目前,江西省已經打響全面復工的第一槍。那些日新增病例僅為個位數的省市,也應該在統籌科學防疫與經濟發展的基礎上,積極有序全面復工,迎接春天的到來。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炒股指南